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吴稼祥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中国经济改革研究会公共政策研究部高级研究员,1955年生于安徽省铜陵县大通镇河南咀江边渔村。1982年2月毕业于北京大学经济系,获学士学位,1988年11月被中共中央办公厅高级研究编辑职务评审委员会评为副研究员,2000年3月赴美客居坎布里奇在哈佛大学做访问学者3年。长期从事经济、政治、国际政治、企业战略以及中国传统谋略思想研究,在政界、学界和商界均有阅历。主要作品有:《邓小平:思想与实践(1988年)》、《股份化:进一步改革的思路(1985年)》、《新权威主义述评(1989年)》等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公权力软了,吕志毅便“硬”了  

2009-12-19 16:22:00|  分类: 评论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公权力软了,吕志毅便“硬”了

 

按:本文原载上海《新民周刊》2009年第48期“新民说”。

 

吕志毅本来可以软绵绵的,像只蛹,舒舒服服地躺在广州市政府的茧里,享受权力给他带来的甜蜜和安逸。但刮来了一阵风,今年10月开始刮的,很猛烈,像台风,风眼在番禹的大石镇会江村,被卷进来的,有好几个居民小区,丽江、广碧,还有海龙湾。台风所到之处,飞沙走石,上网发帖子,上街举牌子,万人签名,车贴抗议。干什么?反对在居民聚居区修建垃圾焚烧厂。

这事本来不新鲜,同样的事,厦门人早干过了,公共散步,抗议PX,并获得成功。有点新鲜的是,一场浩大的公众风暴,却变成了抽丝剥茧,一层一层剥下去,露出馅来的,却是吕志毅:这个广州市市容环境卫生局前局长,现广州市政府副秘书长,11月22日,在广州市政府举行的番禺垃圾焚烧发电项目进展情况新闻通报会上,突然硬了起来,斩钉截铁地宣布,广州要坚定不移地推进垃圾焚烧。除广州中心城区外,不仅番禺要建垃圾焚烧厂,从化、增城、花都等地区也要建,广州市对此也已有规划。

如果是为了更大的公共利益,你对局部利益硬一下,也不新鲜,更新鲜的是,让他硬起来的,是更小的东西,他的弟弟吕志平,和儿子吕延斌。据《南方都市报》报道,吕志平是垃圾焚烧特许经营方广日集团部门负责人,大学刚毕业的吕延斌,是作为垃圾焚烧投资商的广州环投公司部门经理。垃圾焚烧,到了吕志毅那里,变成了一条鱼,弄权如同烹调,一鱼可以两吃:剁椒特许经营的“鱼头”给弟弟,红烧设备供应的“鱼尾”给儿子。

对此,平面媒体和网络舆论议论纷纷。

《南方都市报》的议论,有点佶屈,可能是怕把话说得太明白:“如果政策只为了输送利益,决策就被异化,只想朝着利益狂奔。抗议实行一刀切的垃圾焚烧,广州公民继质问之后,给出了更优的政策建议。本应接纳民意的决策程序不予理会,坚持奉行不变的策略。这样看来,利益集团不是公众臆想出来的。假若真是为了大众,何尝需要隐瞒决策?不是政策输送利益,就是利益输出政策,这是最坏的局面。”

广东省人大代表、广东国鼎律师事务所主任朱列玉更直截了当:“吕志毅作为广州市政府副秘书长,在这样一个公共事件中的态度已不仅仅是代表他本人。作为一个领导干部,是否像网友所说与垃圾焚烧企业存在利益关系,已不仅仅关乎其个人声誉,也关系到政府在老百姓心中的形象。吕志毅于公于私都应该有个表态。如果真的没有,也可以作个澄清,让公众知道事实的真相。”

针对其弟其子卷入垃圾焚烧门的一波接一波的质疑,吕志毅终于坐不住了,他于2009年12月1日晚对媒体辟谣称:“这是胡说八道”。由于其强硬肯定垃圾焚烧项目在先,蛮横否认公众质疑在后,吕志毅一夜成名,被网友戏称为“吕硬硬”。吕有两“口”,一口咬定在先,一口否定在后,两口都硬,被称为“吕硬硬”,也算名至实归,不是浪得虚名。

评价任何公共政策,都有两个维度:是非和利害。是非是个科学问题,不讲是非,就没有科学发展;利害有个公平问题,没有公平,就建不成和谐社会。就番禹垃圾焚烧案来说,垃圾要不要焚烧,既是个科学问题(是否分类处理不如焚烧处理成本更低,效果更好,收益更大),也是个利害问题(谁能从中直接获益,谁会因此直接受害)。

当公共权力的正当性,不是来源于“他证”,而来源于“自证”时,公权力就会“软”下去,使用它的人就会“硬”起来。为什么?因为所有自证正当的公共权力,其统治的基础,都不是合法性(他证,用选票统计),而是合理性(自证,以真理自封)。前一种公共权力,可以称之为“明晰化公权”,其明晰度可以用得票率和支持率进行测度;后一种公共权力,则可以称为“科学化公权”,其科学性虽然可以用“实践”来检验,但何时可以检验,谁来检验,检验什么,还是由公权力占有者来决定,因此,它的科学性可以自我宣布。因为我掌握真理,所以我拥有权力,这是拥有权力的原因;因为我拥有权力,所以我掌握真理,这是拥有权力的结果。掌权和正确,就成了一回事。

正是这种潜在的公权逻辑,给吕志毅们公权私用留下了空间。用公权的合理性,包装私利的正当性。为了证明自己合理,可以运用公共权力,打压不同意见,操弄公共事务,引导公共议题,用谎言冒充真理。还可以造成这样一种假象,反对他,不是反对他的私利,而是反对他背后的公权,和公权背后的真理。

改革前,这种逻辑也通行于经济领域,公有制企业也进入了公共权力空间,后果众所周知。股份制改造明晰化了产权,市场经济才得以运行。无论产权、公权,只有明晰化,才能硬起来,才能防止被私用。如果吕志毅的作为,能提醒人们注意到这个,也算他没有白硬一回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2009年12月8日星期二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15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