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吴稼祥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中国经济改革研究会公共政策研究部高级研究员,1955年生于安徽省铜陵县大通镇河南咀江边渔村。1982年2月毕业于北京大学经济系,获学士学位,1988年11月被中共中央办公厅高级研究编辑职务评审委员会评为副研究员,2000年3月赴美客居坎布里奇在哈佛大学做访问学者3年。长期从事经济、政治、国际政治、企业战略以及中国传统谋略思想研究,在政界、学界和商界均有阅历。主要作品有:《邓小平:思想与实践(1988年)》、《股份化:进一步改革的思路(1985年)》、《新权威主义述评(1989年)》等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不怕什么,怕什么?  

2009-08-13 12:51:17|  分类: 日志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不怕什么,怕什么?

 

“不怕没遇到好事,”有着一张书生脸的年轻“的哥”侧脸苦笑着对我说,涩涩的笑容沉静迟缓得像刻在雕像面部,而不是浮现在一个活人脸上,“就怕没遇见好人。”

当时车上的收音机里在谈论网瘾少年在训练营被打死的事情。

“你年纪轻轻,何出如此感慨?”我好奇地问道。

的哥半天没说话。我注意到他的营运证,他的公司是北京最早最大的出租汽车公司之一,他还得了三颗星呢。

“你可能有遇到不好的人的经历吧,”我很想听听他的故事。我一直以为,一个的哥,特别是北京的哥,如果迷上写作,一定能写出好看的书。

“唉,”书生的哥轻轻叹息了一声,“我天天开车,什么人碰不到呵。就昨个儿一大早,一男一女两个小青年拿着油条豆浆上了我的车,嘻嘻哈哈,动手动脚,我提醒他们别弄脏了我的车,好嘛,话还咬在嘴里,一杯豆浆就泼在座位上了。我问怎么办,他们答应给30块钱,让我洗去。我说50,来回路程,还耽误时间呢。结果他们给了。”

“这不挺好吗,”我瞪着眼睛看着他,“他们挺好说话的。”

“嗨,我还没说完呢,”的哥的腮帮子上鼓起两三条肌肉,“过会儿公司来电话了,有个女的投诉,说我因为车弄脏的事打她,还踢她,强行要钱,说她还怀了孕,挺着大肚子,胸脯还被我抓了,这哪儿跟哪儿呵,他们下车的地方是闹市区,我要那样,人家还不管哪。给了钱,上班后大概觉得冤,旁边有人给出主意呗,给他公司打电话,告他丫的。出这主意的不是好人,损人不利己。”

有趣的不是这个故事,是那个的哥的说法。现实生活世界就是人和事的组合。有好人好事,也有坏人坏事。最倒霉的当然是既碰到坏人,又碰到坏事。文革中的钱钟书一家,就这么倒霉过。

文革是坏事,这不用说。碰到文革的钱钟书一家,又碰到“沙子”。“沙子”就是住到反动学术权威家里来的“革命群众”,那时叫“掺沙子”。那粒沙子是个十足的坏人,占房子,抢东西,还打人,甚至要挖杨绛的眼睛。为了保护妻子女儿,钱夫子情急之下抄家伙自卫,结果可想而知,耗子似地灰溜溜躲到窟里。最后只好全家“跑反”,也就是自动流亡,再也没有回去。

你觉得这很可怕的吧?但这还不是最可怕的,最可怕的是碰到坏人,与坏人斗了之后,自己变成了坏人。打了“沙子”一板子的钱钟书躲在屋里感叹道:“和什么等人住一起,就会堕落到同一水平”。害怕遇到这种最糟糕的事情,钱家才仓皇出逃,他们不是怕沙子,是怕自己变成沙子那样的人。

这意思并不是说,遇到猪你就逃跑,那全世界不就变成了猪世界?意思是说,假如你必须与猪斗,自己不要变成猪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2009年8月13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2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