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吴稼祥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中国经济改革研究会公共政策研究部高级研究员,1955年生于安徽省铜陵县大通镇河南咀江边渔村。1982年2月毕业于北京大学经济系,获学士学位,1988年11月被中共中央办公厅高级研究编辑职务评审委员会评为副研究员,2000年3月赴美客居坎布里奇在哈佛大学做访问学者3年。长期从事经济、政治、国际政治、企业战略以及中国传统谋略思想研究,在政界、学界和商界均有阅历。主要作品有:《邓小平:思想与实践(1988年)》、《股份化:进一步改革的思路(1985年)》、《新权威主义述评(1989年)》等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老百姓吃什么?  

2010-01-14 10:08:00|  分类: 评论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老百姓吃什么?

——答《凤凰》周刊问

 

按:《凤凰周刊》编辑去年末给50位学者提出了关于中国时局的两个同样问题,征求回答。我是其中之一。下面是我的回答。全部答案载于该刊2010年第3期。 

 

一,2009年的中国时局,你最关心哪个问题,为什么?

 

2009年的中国时局,我最关心的是企业改制方面的“国进民退”问题。猛牛牛根生,投进了中粮宁高宁的怀抱;日照钢铁集团杜双华,被装进国有山东钢铁集团的炉子里;拒绝与国航重组的民营东星航空,被武汉市政府“斩立决”;还有山西的煤老板们,一个个被收进了国有大矿的宝葫芦里……

2009年的金融危机就像一阵寒风,国有企业就像裤子,已经被脱到膝盖以下,现在又被拉到了臀部。我关心的是,潜藏于这些动作背后的,到底是政策含义,还是体制含义,抑或是意识形态含义。政策含义上的国有化或非国有化,就像住院和出院一样,是个操作问题。就像西方银行,骨头断了,对之国有化,是为了让它康复,一旦痊愈,马上出院——重新私有化,赖在“医院”(国家怀里)是不行的。

有人把国有化看作是对失败的市场的矫正,这就不仅是个体制问题,甚至是意识形态问题了。这样思考问题,就会有对中国30年改革的清算问题。这个问题可不小。

 

二,2010年的中国时局,你最关心哪个问题,为什么?

 

我最关心的是土地和房价问题。我怕的是执政党成也土地,败也土地。成于“打土豪,分田地”,败于“卖土地,分金银”。那个赤峰市长徐国元,6年敛财3200万,日均受贿1.5万。赤峰那么穷,哪来那么多钱?土地上来的,土地使用权,或土地下的资源。批地,或更改规划,就可以让开发商免缴、少缴或缓缴各种土地费用。开放商肥了,当然要让徐市长先肥。

一次收取5070年的土地出让金,还要房价下跌,这是政府涨水,但要房价的船低,水涨船低,可得乎?如此下去,诚实劳作的普通人,恐怕只能把房子当棺材挣了——到死挣一套房。这是政府和开放商吃土地,土地吃老百姓,老百姓吃什么?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21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