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吴稼祥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中国经济改革研究会公共政策研究部高级研究员,1955年生于安徽省铜陵县大通镇河南咀江边渔村。1982年2月毕业于北京大学经济系,获学士学位,1988年11月被中共中央办公厅高级研究编辑职务评审委员会评为副研究员,2000年3月赴美客居坎布里奇在哈佛大学做访问学者3年。长期从事经济、政治、国际政治、企业战略以及中国传统谋略思想研究,在政界、学界和商界均有阅历。主要作品有:《邓小平:思想与实践(1988年)》、《股份化:进一步改革的思路(1985年)》、《新权威主义述评(1989年)》等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2010年01月31日  

2010-01-31 12:39:00|  分类: 评论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“一,二,一……”

——奥巴马国情咨文及其它

 

美国东部时间127日晚,美国总统奥巴马在国会山发表上任后首份国情咨文。整个演讲历时68分钟,全场总共响起80多次掌声(日本《读卖新闻》),中文译文约11万个字符,世界各大媒体的评论更是天数海量,但依我看,奥巴马那个晚上只讲了两个数字“一”和“二”,只喊了一句口令,那就是我们从小学齐步走,到大学军训课都要喊的“一,二,一……”

“一,二,一……”是指挥一个军事化,或准军事化群体行进的口令,可以是走,也可以是跑。它的出现以三个要素为前提,第一,一群人,和一个发令者;第二,步调一致向前进;第三,朝向一个共同目标。其实,美国历届总统的国情咨文,都在一定意义上是一句“一,二,一”的口令,不同的是,以前,发令者是美国总统和美国,听令的,是美国以外的其他国家,首先是整个西方,北约组织,或美国的盟国,以及希望还有其它国家。但这一次不同,其它国家排除在听令者之外,发号者是美国总统,听令者是美国公民:在68钟的演讲中,讲国内问题58分钟,讲外交政策和国家安全只花了10分钟。

二战后的核心盟国之一德国,甚至整个欧洲,被剔出了听令者名单,被列入对手行列,不信请看:

——“你瞧,美国政府在过去几十年一直在等待,即使美国存在的问题日益恶化。与此同时,中国却没有等待,实施经济改革。德国、印度也没有等待。”(黑体字为本博客作者所加)

——“我们可以让现在的美国人修建未来所需的基础设施。从第一条铁路到洲际高速公路,美国一直在建设基础设施,与其它国家展开竞争。没有任何理由只有欧洲、中国拥有全球速度最快的高速铁路,或者能生产清洁能源产品的新工厂。”(黑体字亦为本文作者所加)

那么,奥巴马号令美国公民“一,二,一……”齐步走朝向的目标是什么呢?也与“一”和“二”有关:

这些国家没有原地踏步,也不想成为次要国家。它们更加注重数学和科学领域,改造基础设施,在清洁能源领域投入大量资金,因为它们希望获得这些就业岗位。我无法接受美国成为二等国家。”(现场两党议员起立热烈鼓掌)

“这些国家”是哪些国家?就是上文提到的中国,德国和印度。美国要“一”,不要“二”。现在还是全球第一大国,将来也不做第二大国。其实,奥巴马心里清楚,如果用一个国家经济实力的某个硬指标来衡量,美国甚至连第二都算不上了,比如出口,中国超过德国成为第一,德国第二,美国第三。这不能不让美国人心焦,虽然表面上若无其事。因此,奥巴马国情咨文为美国提出了一个具体目标:5年内使美国出口翻一番(又一个“一”),创造就业岗位二百万(又一个“二”)。

还有一个“二”和“一”,也是奥巴马演讲的重点,那就是两个党和一种制度。自从民主党在自己的传统领地马萨诸塞州失去参议员特别选举之后,奥巴马在民主党内的压力陡然增加。民主党在参议院的席位从60席降低为59席,从而失去稳定的多数(60席),没有共和党的合作,他的任何兑现竞选时提出的“改变”议案,都会像万吨巨轮驶入参议院的浅水滩。

为了夺回失地,奥巴马的国情咨文推出两项“合二而一”的措施:一是想收复失地,让流向共和党的某些选票,比如无党派和中产阶级的选票回流,为此,国情咨文转变先前的政策重心,从注重通过财政投入来刺激经济的民主党路线,转向通过减税来保障就业的共和党保守路线,进而宣布冻结庞大的财政开支,这是政策上的“合二而一”。二是想消除两党分歧:

“我知道,两党的分歧是根深蒂固的,这些分歧关乎政府在我们生活中的作用,关乎政策的倾向和国家安全,已经延续了超过两百年,这是我们民主的本质。但是,令国民沮丧的是如今在华盛顿,好像每天都是选举日。”

昨天晚上我和几个朋友小聚,谈到这件事,一个朋友认为,美国两党的政策分歧是真实的,不是虚假的,正是这种分歧,给选民带来选择和调整国家政策的余地。但是,无论两党分歧有多大,它们维护的是一个制度,那就是资本主义的民主制度。记得上世纪80年代的时候,一位前辈御笔访问美国归来,说他发现中国和美国在许多方面都在两个极端上,其中一个就是,美国两个党,总搞一个制度;中国一个党,老出现两条路线,你说怪不怪?

其实不怪,这种现象背后是哲学的分歧。美国“合二而一”,当年的中国“一分为二”。这就是说,民主制度更容易实现和谐,在利益对立中实现统一,因为多必归一;集权制度更容易出现分歧,因为有一必二。因此,阶级斗争社会的哲学必定是“一分为二”,和谐社会的哲学应该是“合多为一”。现在,执政党中央提出党内民主化,表明执政党的执政哲学有了很大转变,既然美国两党可以坚持一个制度,中国一党为什么就不能有不同派别,不同派别为什么就不能为了一种利益,国家利益;为了一种制度,民主制度?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2010131日星期日

 
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60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